只要花你一分鐘馬上為你免費諮詢:http://goo.gl/ES94xY

 

 民間借貸01、民間信貸02  

民間借貸05、民間信貸06  

10月18日台灣勞工陣線發布《2015年窮、忙行業揭祕》,讓我心裡一陣酸楚,曾幾何時,台灣職場也有了與普利茲獎(Pulitzer Prize)得主David K. Shipler所著書籍The Working Poor:Invisible in America(窮忙族:美國看不見的一面)一樣的境況,書中強調政府制度性對窮人不利、企業技術性剝奪勞工,這讓富裕國家的窮忙族日子過得比在貧窮國家的窮人更艱難。如果把上述情況拿來對比今年7月13日《經濟學人》封面文章225m reasons for China’s leaders to worry(2.25億個讓中國領導擔憂的理由),則是另一個時空倒置的錯位,我覺得現在的大陸中產階級其實和90年代的我們更為相似:那是一種成長的煩惱,是急於達到中產階層理想狀態,暫時未能得到滿足時的焦慮。但那是令人懷念的時代,即使壓力罩頂大甲證件借錢,但奔著共同目標,我們曾經什麼辛苦也不怕。

可如今,大富大貴的夢已經離台灣的我們越來越遠,中產階級的另一種不安卻越逼越近。如今的台灣,勤奮已經跟成功沒什麼關係,更多的我們淪為尼克森(Richard M. Nixon)口中沉默的大多數(The Great Silent Majority),只能勤奮認命地過著重複而不再有激情的日子。2000多年前,亞里斯多德曾經這樣形容中產階級:他們容易具備中庸美德,適於作貧富兩級間的仲裁者。可是現在的台灣,中產階級淪為被犧牲的一群,貧富差距越拉越大,中產階級下流化指日可待,他們貌似衣食無憂,卻可能因為一場疾病而一貧如洗,因為他們隨時可能入不敷出;他們掏1000元購物不會皺一下眉頭,但可能在停車場會為了幾十塊錢跟人爭執,因為他們賺的每塊錢都得來不易。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



經濟發展總依循著一定軌跡不停翻篇,如果大家看過19世紀的歐洲或是俄羅斯小說,你會發現當時的上流社會以閒暇作為可以炫耀的財富。然而到了20世紀,大家不再以擁有閒暇為榮。一種解釋是90年代之後,全球範圍內收入差距被不斷拉大,大家更有動力花時間去賺錢,「全球化經濟」贏者通吃的本質放大了替代效應。不但富人可以憑借資本運作獲得更高回報,而且在大企業工作的待遇也高於一般企業。整個社會開始視沒日沒夜的加班為優秀的標籤,而無所事事則代表著本身能力的不受待見。可是收入與幸福感的正相關有其極限,當物質生活達到一定水平,困惑必將取代幸福感,就像現在的大陸中產階級。但到了21世紀,更加複雜的「後現代經濟」及民粹式政治卻讓台灣中產階級陷入另一種悲催境地:要嘛認命的抱著低薪低頭窮忙,要嘛提早退休,沒有奮鬥目標的無所事事,這既加重了本已不安的忐忑,還讓我們的心被折騰得特別難受。

中產階級在台灣已經很難一夜暴富,也不可能成為曾經夢想成為的王永慶、郭台銘。台灣最大的問題是沒有能夠把握住「後現代經濟」發展的趨勢,在全球化及資本主義盛行的前面10年,仍然用著90年代的思維食古不化,不但未能善用理解「後現代經濟」的政策官員,反而妄想複製曾經的經濟奇蹟,最後錯失了協助台灣產業轉型升級的契機。更不幸的是,隨著台灣產業的競爭力下降,企業發現難以開源,只好想方設法節流,偏偏政府在民粹作祟下,還進一步以關門打狗方式,讓企業進退維谷,最後被犧牲的就是中產階級。如此的惡性循環,終於釀成了今天的企業苦不堪言、中產階級的窮忙心酸以及財經官員的缺位難覓。

我不該說:將帥無能,累死三軍。但我想說:笨蛋,答案還在經濟。須知政府存在的價值不僅僅是捍衛轉型正義,還在於保護弱者,為弱勢群體撐腰,賦予無權無勢的人以財力,為追求幸福者創造條件。政府花太多精力在追討黨產及年金改革的喧鬧中,政府更應該想方設法讓中產階級忙而有獲,中產階級繼續勞而無獲就是政府失職。只有經濟搞好,中產階級才不會覺得自己越窮越忙、越忙越窮;能夠讓「台灣向上」的道路再現,我相信中產階級寧願累死,也不想窮忙。(作者為創投合夥人)

(中國時報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屏東代書代辦的部落格

vedverhrt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